註意:本站屬於成人級,如果您未滿18歲請速離開,為了您的學業與健康成長,謝謝合作! 在線留言 - E-mail
本站:【免費】 【安全】【無毒】提供妳最好的免費色情片!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碧蓝航线同人 拘艳电轨】

【碧蓝航线同人 拘艳电轨】


  「呐呐,指挥官,记得早点回来啊~ 」
  「去城区转一圈而已,让贝尔法斯特好好准备晚餐,别等着我一离开就放你
们一群驱逐熊孩子进去捣乱。」
  「哦哦……知道了啦姐姐~ 」
  「别叫我姐姐,说过多少遍了。」弥塞拉冷冷地说道,不过一旁的秘书舰娘
独角兽似乎不以为意,指挥官这幅冷冷的外表下也是一颗想要舰娘们快乐幸福的
心。
  「好哒姐姐,知道了姐姐~ 」
  「啧,不听话。」
  「姐姐一路平安哦~ 」
  「行了,回去准备吧,再不看着的话,皇家方舟又该往驱逐港口跑了。」
  「知道啦知道啦,诶嘿嘿。」独角兽听得出,这位女军官看似冷漠的态度中
也暗藏着对大家的关心。
  港区离城内并不远,驱车只需要二十分钟不到,不过这位颇有些个性的指挥
官更喜欢徒步走过去,或许对于她来说,一路走来,慢慢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好
好看看她所精心管理的一片城区,是一件放松心情,舒缓紧张情绪的好方法。
  弥塞拉走到了城区,她对于城市的整洁环境和井然有序的运转感到满意。军
旅世家长大的人总是对秩序有着比较严苛的要求,这位女军官也不例外,只是更
甚一些罢了,但即使是在港区指挥官直接治理城市这样的战时体制下,她对辖区
的铁腕管理也引起高层部分人员的不满,不过是哪方面触及了他们的利益,也未
可知。
  「呼,真是安静的街道呢。」弥塞拉望着一路走来的景色,不禁自语道。
  踏着轻巧的步伐,这位融合了东西方血统,年方三十的女指挥官漫步在自己
所掌管的港口城市之中。一对金灿灿的眼眸所放射出的惬意的目光中也夹杂了几
分警惕,她知道,在临近节日的时候,也往往是边界管理最为松懈的时候。克利
夫兰和圣路易斯她们正在装潢着港口,以迎接接下来的节日庆典。但与之伴随着
的是港口的值班舰娘比平日里少了一半,弥塞拉自然也不打算去打扰舰娘们的庆
典和难得可以歇息的宝贵假日,所以这城市里的巡视工作只好由她亲自承担了。
所幸,这位年轻而干练的女军官总是那么的充满干劲。
  「如果让塞壬的人溜到城里可就不好了。」一想到这里,她不免皱了皱眉头,
步子放缓了许多,而眼神扫过周围景物的频率也在增加。
  「呀啊!!救命!!谁来帮帮我!!」一阵急促的呼救声刺破了静谧和谐的
气氛,弥塞拉顾不得多想,她粗略确认了下声音的来源,连忙向那个方向奔跑过
去。
  尖叫声愈发地清晰了起来,敦促着弥塞拉不断加速着双腿的迈动,她心里闪
过一丝不安,似乎自己那些不好的设想正在成为现实。
  「华盛顿,企业,立刻来城里,快!」弥塞拉奔跑着,同时拿出通讯器联系
值班的舰娘们,不过那一头只是一阵杂音,女军官的心为之一沉,通讯被阻断了。
  难道这是敌人大举进攻的前兆?弥塞拉不由得开始往最坏的方向设想,不过
无论如何,自己要赶紧赶过去。
  「救命啊!放开我!!」呼救几近耳边了,那是一名中年妇女在呼喊,弥塞
拉转过一个街角,紧接着看到了她:眼下这名妇女正被几名小混混模样的家伙围
住,她紧紧护住自己的提包,正不断叫嚷着。
  「住手!!」女军官见状大喝,一时间把几个混混镇住了,不过自己这一身
海军的军官制服似乎并没有吓跑他们,与之相反,他们反而丢下那名妇女,向弥
塞拉逼了上来。
  「哟,哪来的妞,仗着一身军皮就来多管闲事。」为首的混混不知好歹地说
道。
  「我是港区指挥官兼城区最高行政长官弥塞拉?克莱维利,现行使紧急管理
权限,立刻停止你们的犯罪行为,跟我前去警局交代罪行!」弥塞拉双手叉腰立
于道路中央,厉声喝道。
  「嚯,来头还不小。」那混混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小妞,坏了老子的好事,
还想押着老子去警局?门都没有!兄弟们,上!」
  几个人一齐冲了上来,弥塞拉沉着应对,自幼便经受军事化培养的她精于击
剑技艺,而近身格斗方面自然也足够娴熟,至少对付几个混混不在话下。
  为首一人直接向弥塞拉飞扑过来,女军官冷笑一声,轻盈的身体微微一闪便
躲开了攻击。那人扑了个空,重心不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嘁,就凭你们。」她冷冷道,同时弓腰摆出架势,混混们感觉自己受到了
羞辱,叫骂着再一次冲上来。
  「喝呀!」弥塞拉窈窕的身躯扭出十分敏捷的腾挪,灵巧地躲开了对方借冲
刺之势挥来的拳头,同时双臂一下子抓住对方的手臂,借他扑来的速度,甩出一
个干净利落的过肩摔。
  「啊!」那混混后背结结实实砸在水泥地表,惨叫一声。女军官冷哼一声,
又猛地转身,被包裹在咖啡色连裤袜中的修长美腿在空中划出一道十分优美的曲
线,甩出一记漂亮的回身踢,将企图偷袭自己的混混踹出几米远。
  「跟你拼了!!」剩下一人怒吼着冲上来,弥塞拉平淡地拍了拍手,转身迎
向对方,如同击剑那般,她躲开了对手的攻击,转而将自己的利剑——那玉指攥
握而成的拳头,重重砸在对方肋下。
  不到一分钟,方才气焰嚣张的几名混混瞬间倒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身体,
不住哀嚎着。弥塞拉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再次拿出通讯器。
  「指挥部?指挥部?城里有点治安情况,麻烦联系下巡警署……可恶,通讯
还是不行吗?」她拍打了两下通讯器,清冷的面庞上也流露出了几丝焦急。
  「小娘们,有点本事。」为首的混混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挤出这样一句话。
  「啧,居然这么顽固不化。」弥塞拉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看来是我手下
留情了。」
  「可惜了,你该下狠手的。」他挣扎着爬起身,狞笑着说道。
  「那我就补上我刚刚的过失好了。」弥塞拉说着,准备再次冲上去将他打趴
在地。
  「现在事情没那么简单啦,尊敬的最高行政长官!」他激动地喊道,同时甩
手洒出一片粉末。
  「噗……啊咳咳,咳咳……可恶,你们这群……」弥塞拉没说完,便只觉什
么东西绕到身边,她正要转身应对,后背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她暗叫不好,三
步并作两步冲出这团迷烟。女军官连忙伸手向身后够去,一个针筒掉落在地。
  「哈哈哈哈,你果然中计了,身手不错,可惜警惕性不够啊。」为首的那混
混一脸坏笑地凑上前来。「呐呐,浑身没有力气了吧。」
  「什么?你……」弥塞拉只觉得浑身上下扩散出一阵麻醉的感觉,双腿一时
没站稳,让这优美身躯所勾勒出的曲线摇摆了几下。
  「哈哈哈哈哈,肌肉松弛剂,和麻醉粉末搭配起来,效果很明显呢。」他狂
笑道,看着愈来愈难以维持站立的女军官,不由得得意洋洋:「呐,你这下手不
留情面的铁腕男人婆,是不是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啊?」
  「卑鄙……」弥塞拉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而玉体也在愈发激烈的摇
摆当中。
  「诶嘿嘿,这叫计谋,不然凭我们几个,怎么可能逮得住我们的最高行政长
官呢?」他说完,身边的几个混混一齐笑了起来,显然,这不是什么简单的治安
事件,对方一开始就是冲着她来的。
  「接下来,我们可以好好陪长官玩~ 玩~ 了~ 呢~ 」为首的家伙走上前来,
带着他所擅长的挑弄女人的微笑,凑近了她的脸。
  「喔,这么细看的话,长官还是个美人呢,冷漠的表面搭配上诱人的身体,
还真是别有一番味道啊。」他轻佻的语言让弥塞拉平添了好些怒气,就在他伸手
捏住她的下颌时,她猛地甩开头,用最后的力气,咬住了那只不怀好意的手掌。
  「啊!你这臭婊子!」他触电般缩回了手,而后一记耳光甩在弥塞拉脸上。
「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打!!」
  弥塞拉显然已经无法反制了,几名混混中最为高大的家伙从后面架起她,粗
壮的胳臂直接卡住了她的脖颈,身陷困境的女军官艰难地扭动自己的身体挣扎着,
但招来的却是雨点般捶打在身上的拳头,混混们把刚刚的伤痛加倍奉还,而勒住
自己的胳膊也在愈发收紧……
  终于,在那家伙松开手后,弥塞拉一下子瘫倒在地,已然失去了意识,她的
军服被撕扯的破破烂烂,咖啡色的裤袜也被扯出几个破洞,露出白皙的肌肤。
  「妈的,这下解气了,老大,接下来怎么办?」
  「这娘们这么棒,要不咱们……」
  「闭嘴,都按计划来。」
  「草,大哥,你就那么怕那个老东西吗,你看,咱们偷偷这么玩一下,也不
是不行嘛。」
  「你懂个屁,谁都不许动她,听见没有。」
  「……是。」
  几个混混合力将不省人事的弥塞拉抬起,向不远处的轿车走去,一切都仿佛
事先计划好了一般。
  领头的混混看着手下从后备箱里取出绳索和麻袋,把女军官捆绑好,他随即
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是我,药效不错,我们得手了。」
  「嗯,很好,也不枉我启动通讯干扰,你们继续按原先商量好的做吧。」电
话那端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是……」
  他挂掉电话,却看到几个人正对绑好的弥塞拉动手动脚,几个人轮番吸吮着
她一袭长发的芳香,又将自己罪恶的双手伸进她破损的制服中来回摸索。这番揉
弄似乎让女军官产生了些许反应,于昏迷之中发出几声轻哼。
  「干什么?你们这群土拨鼠!快滚!」
  几个手下自然是怕的不轻,但还是偷偷摸摸剪下弥塞拉的文胸和内裤藏了起
来,而后手忙脚乱地将她塞进麻袋,丢到后备箱中。
  「真是一群眼里只有女人的废物!」头头骂道。
  汽车加速驶离了,仿佛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晚上十点。
  独角兽坐在办公室里,时不时抬头看一下表,早就过了庆典开始的时刻,港
区一片欢腾,不过舰娘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原本说要回来参加晚宴的指挥官仍
没有露脸。
  此刻,在城区里,最后一班地铁就要开了。
  弥塞拉在一阵昏昏沉沉中挣扎着,试图挣开双眼,浑身的酸痛仍在持续,小
腹和脖颈火辣辣的感觉也并未褪去。
  「嗯……嗯呜?!」她想揉揉隐隐作痛的脑袋,却惊讶地发现双手无法动弹。
  「呜嗯?!」发觉自己被缚住的女军官一下子清醒过来,而同时,卡在嘴里
的口枷也给上下颌带来了异样的感觉,提醒她事情似乎更糟糕一些。
  有人来了。
  「唉,真他妈倒霉,又加班。」
  「唉,别说了别说了,走快点,末班就要开了。」
  两名身着西服,身材臃肿,头发稀少的上班族模样的人埋怨着快步走到地铁
前。他们刚刚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繁琐而接连不断的事情总是在纠缠着他们,
两人的心中已然积蓄了巨大的压力,却始终无处释放。
  「嘿呦,总算赶上了。」
  两人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地铁车厢,出于日常的乘坐习惯,两人缓步向地铁的
最后一节车厢走去。尽管这一班地铁已经没有多少乘客了,他们依然喜欢最后那
一节车厢的寂静。
  「嗯呜?!」
  走进车厢的两位男士一下子愣住了,他们谁也没料到竟有一名穿着破破烂烂,
酥胸半露,并被手铐和绳索束缚在地铁握杆上的女人正在车厢里等着自己。
  「啊啊……呜啊!」弥塞拉此刻完全可以说是衣不蔽体,两个男人的出现让
她一时茫然失措,她惊慌地叫嚷起来,由于嘴里被卡着口枷,只能发出嗯嗯啊啊
的声音。可这一下子,竟意外让本蓄积在嘴里的津液涌了出来,这邋遢难堪的场
景却一下子就撩起了两人的性欲。
  「卧槽,老王你看看,这里怎么捆了一个半裸的女人啊。」其中一人先开口
打破了沉默,他拼命掩盖自己声音里的兴奋。
  「哎呀,小宋,这怕不是什么爱好拘束的痴女吧?」另一个人回应道,不过
他似乎更不善隐藏一些。
  「那我们岂不是……白捡到一个大便宜啊!」
  「正好正好,都好久没搞过女人了。」
  「还等什么呢,我们今天赚大了!」
  两人相视一眼,而后淫笑着走近,弥塞拉感到了强烈的羞辱和愤怒,她想大
声斥责,但只能发出啊啊的叫声。
  「诶嘿嘿嘿,这位小姐,看你这幅模样,应该是不会介意我们做这些的吧?」
王姓男子一步迈到她跟前,二话没说就贴了上去,贪婪地吸吮着她身上的香气。
  「嗯嗯……啊啊!啊啊啊!」弥塞拉奋力挣扎起来,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拼命摇晃着头部,一时竟让他无从下手。
  「哈?!小姐,你原来喜欢这一套啊?」这两位猥琐的大龄上班族显然不会
把落难的女军官当成什么贞洁女子,在他们眼里或许这个拘束爱好者只是想体验
下挣扎的感觉罢了,一旦有什么办法制住她,那她一定会服服帖帖地侍奉自己的。
  「欸,这是什么?」小宋的眼睛扫到一旁座位上面放着一个盒子,他走过去
打开。
  「哈哈,老王,我就知道!」他忽然欣喜地叫嚷起来,并从里面取出两支刻
着「肌肉卸力剂」标签的针筒和一张字条。
  「嘿嘿,我是一个喜欢拘束和绑架的骚浪蹄子,今天我在这个地铁车厢里打
扮成被凌辱的女军官的模样,等待着有缘人的到来~ 不过,作为军官的我会激烈
反抗的,所以,请不要对我太爱惜哦,随意玩弄我就好啦……」
  他就这样大声念着字条上的内容,而二人的笑容也愈发地淫秽起来,与之对
应地,弥塞拉的脸上泛起一大片潮红,女军官对于这种明显嫁祸于自己的事情感
到万分羞愤,然而,这般奇怪的说辞竟也让她禁不住发出了阵阵生理反应……
  「哈哈哈,那么小姐,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可就不客气啦!」两人喜出望
外,老王扑上来搂住弥塞拉不断扭动着纤细腰肢,而小宋则趁机把针管打在她的
肩头。
  随着药剂地注入,女军官的挣扎不断减弱,两人见状,松开了将她捆在杆子
上的绳索。
  浑身无力的弥塞拉一下子滑倒到地板上,被药物麻醉的她只剩下了口中虚弱
的啊啊声作为唯一的抗争,而口中的缕缕香津也不受控制地流下。老王见状立刻
兴奋地扑了上来。
  「啊哈!你这骚货里面居然什么也没穿!」他将手伸向弥塞拉的下身,却惊
讶地叫了出来,满是破洞的咖啡色裤袜里面居然并没有那最后一层织物的阻隔,
让他肥厚的手掌直接触及到了女军官最为隐私的部位。
  「啊啊……啊呜……」弥塞拉艰难地发出几句哼声,在药物的作用下,她对
肢体的控制已然下降到了难以支配的程度,但下身产生的强烈刺激感却迅速涌入
脑海。
  「呜啊……啊……啊……」
  「嘿!这小娘们一下子就没招了啊!」看着弥塞拉愈发软弱地扭动着身体,
老王笑眯眯地说道。
  「欸老王,你说这药真就这么管事?」小宋见状也乐了起来。
  「啥呀,还真有这么灵的药?拉倒吧,我看就是这小娘们骚了,想被操了,
故意给咱卖个破绽。」老王笑着说,而此时双手已经向上攀去,探入她破破烂烂
的军官制服中。「你看,内裤和奶罩子都没有,妥妥的一个骚货嘛!」
  「啊啊……呜啊……」弥塞拉愤怒地看着两人,却对他们的行为无能为力。
  「哈哈哈来吧小妞,今儿咱们好好爽爽!」老王说着,站起身来就开始解自
己的腰带。
  「诶,老王老王,你也玩不少女人了,经验比我丰富,要不……」小宋看着
眼前的女子,不禁咽了下口水。
  「哦哈哈哈,好!」老王笑道,随后站起身,「那今天,就让你这个年轻人,
尝尝鲜!」
  「嘿嘿嘿,好嘞好嘞!」小宋喜出望外,扒下裤子便扑在弥塞拉身上。
  「诶嘿嘿,姐啊,我知道你不介意,那就让咱来开开荤吧!」
  「啊啊!」弥塞拉刚想反驳,却只觉下身一阵刺痛,小宋早已是饥渴难耐,
撑起的肉棒一下子便刺入她的身体。那根粗长的阳具长驱直入,直接将那薄如蝉
翼的透明嫩膜撕扯开来。
  「啊啊啊哦哦,啊啊这个感觉,哦吼吼吼!」初尝禁果的小宋不禁爽得大叫
起来。脸上浮现出陶醉的神情,弥塞拉的一腔怒火硬是被顶了回去,只能发出轻
微的哼声。
  弥塞拉猛地瞪大眼睛,被口枷束缚的嘴巴不断传出痛苦的哼声,下身那种充
盈感和宛如撕裂般的剧痛霎时充斥她的大脑。二人耻间渗出了几丝鲜红的血液,
失身之痛犹如电流般刺激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啊!真是…舒服…爽!!」小宋兴奋地抽送起来,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
有的紧致,而这则愈加刺激了他不断加快抽插的频率和幅度。
  「嗯嗯嗯哦哦哦,好爽!好爽!射…射了!!」伴随着一阵满足的低吼声,
他又连续快速突刺了几十下,紧接着,弥塞拉感到身体里的那根异物一阵肿胀,
而后喷射出一股股滚烫浓稠的液体,精液浇淋在子宫壁上,也刺激着弥塞拉到达
了或许是人生第一次由性爱所引起的高潮……
  「操,真他妈的爽,这辈子值了!」小宋「啵」地一下将肉棒从弥塞拉身体
里拔了出来,一屁股瘫坐在地板上,陶醉地感慨道。
  「诶老王,我跟你说,这女的太棒了!」他依旧在喘息着,断断续续地叫嚷
道,「他妈的要是能领回家,老子能爽上一年!」
  再看弥塞拉,英姿飒爽的女军官此刻已然如一条死鱼般瘫软在床上,身体仍
迷失在高潮的余韵之中而不断痉挛着,失神的眼中闪烁着点点泪光,阴道口一塌
糊涂,伴着点点白浆缓缓流出……
  「你捡便宜了啊,小宋!」老王欣赏着眼前落难美人的凄惨模样,手又下意
识地撸动着胯下的肉棒。
  「这怕不是还是个雏啊。」
  「哈?!怎么会有这么骚的雏啊,还把自己拷地铁里给人肏的?」
  「啊嗯……啊啊……呜嗯……」弥塞拉愤怒的叫骂全被口枷堵成了艰难地叫
嚷和呻吟。反而让自己的模样看着更加勾魂。
  「嗨呀,你个小婊子,第一次就这么骚,现在还来求着我们肏了?那可正好!」
  老王蹲下来,伸手揪住她的头发,一下子将她提到自己胯间。
  「你这骚婊子,可要给老子好好舔!」
  说罢,他一下次便捅入弥塞拉的嘴巴,肥大的肉棒直接将她的口腔填满,而
与此同时,温润的唾液和内壁包围着那根阳具,老王不由得发出一阵舒爽的哼声。
  咸腥的黏液和浓烈的雄性气息同时刺激着女军官的味蕾和鼻腔,引得她胃里
一阵翻腾。口枷牢牢卡住了上下颌,令其不能合拢,散发着油腻的粗大阳具硬生
生顶进她的喉咙,弥塞拉双眉紧蹙,不住地干呕。
  一次次的抽插带出喉咙的黏液和龟头的少许稀精,与弥塞拉痛苦的而绝望间
留下的泪水相汇聚,在胸口蓄积起一滩。她发出一阵难受的咕噜声,试图收紧喉
头,以此将肉棒逼出去,却完全起到了相反的效果,舌头的一次次努力也宣告失
败,但这一番抗拒之下竟给老王带来了极致的体验。不一会他就大叫着,颤抖着
身体,抽插的速度愈发加快,终于,他双手猛地一用力,将她狠狠地摁在自己胯
下。弥塞拉只觉得那根巨物先是一阵膨胀,随即在她的喉咙深处喷射出一股股滚
烫的浓稠液体,那些液体冲过食道,悉数流进了她的胃中…
  「呼~爽!」
  又过了足足五分钟,他才满意地松开了她,肥大的阳具拖着几根黏连光亮的
「银丝」抽离了她的嘴巴。弥塞拉一下子趴倒在地,此刻的女军官已经几近窒息,
喉咙受到的强烈刺激令她不停地咳嗽,干呕,嘴边满是不可名状的浊液,正散发
着浓烈的腥臭气味。
  「嗯…呕!呕咳咳…咳…」弥塞拉呛出一口口白浆,像鱼离开了水一般,大
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只可惜,她痛苦的神情只会更加激起两名猥琐上班族的兽欲
……
  「嚯,爽到啊我跟你讲,这个嘴巴可太棒了!」
  「诶老王,真的!女人的屄玩起来可太爽了,跟手冲的体验完全不一样啊!」
  「来来来,咱这次玩个更爽的,你去前面玩她嘴,我在后面,来来来,咱来
个『前后夹攻』!」
  「让她『背腹受敌』?嘿嘿嘿好玩!」
  两人相视一笑,而后瞥向带着愤怒与恐惧的女军官。
  「嘿嘿,来来来,好好爽爽!」
  小宋走到瘫软在地的弥塞拉面前,他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将她揪起提到自己
腰间,扶着自己那根便捅了进去。
  「咕呜……呜呜……呜!」
  黏液的润滑使得他得以长驱直入,阳物一路突破喉头,径直刺进她的食道。
浓烈的腥臭味刺激着她的嗅觉,苦涩的浑浊液体侵染着她的口腔,弥塞拉痛苦地
紧闭着双眼。她想叫喊,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被异物刺激的喉部引得
她一阵剧烈地干咳,声音却都同嘴巴一并被塞住,只剩下「咕呜咕呜」的动静。
  而也就在这时,老王也自后面猛地突入她的身体,蒙难的女军官被迫如母狗
一般趴在地上,接受着前后两根巨物的同时进攻。在她面前,初经性事的小宋可
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只知道拼命晃动腰肢抽送着。
  分泌的唾液无法下咽又无法吐出,只有积蓄在口腔之中,浸泡着那占满腔内
的巨大异物。愈发强烈的快感令小宋疯了一般快速抽送着,而弥塞拉身后的老王
也加速着自己的抽插,他比小宋有经验得多,肥大的阳物很好地把控住了节奏,
一次又一次,直撞击在她的花心之上。两只手也似毒蛇一般在她曼妙的躯体上攀
爬,最后狠狠咬住了各自的猎物——那对硕大的豪乳。
  终于,小宋嗷嗷大吼着,伸出双手将其狠狠地摁在自己胯下,那根巨物先是
一阵膨胀,随即在她的喉咙深处喷射出一股股滚烫的浓稠液体,刺进食道的肉棒
径直将那些白浊液体喷涌而出,悉数灌进了她的胃袋当中。
  也就在这时,下身感受到了同样的一股热流窜入身体,女军官也在这前后夹
击之下,颤抖着陷入了新一轮的高潮……
  「呼,今晚可真是赚到了。」老王一屁股跌坐在一旁的座椅上,淡定地取出
一支香烟点上。
  「港区指挥官,弥塞拉?克莱维利……欸这cos的好真啊!」小宋惊喜地
嚷嚷起来。
  「哦?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很像啊!」
  「诶嘿嘿,刺激,那咱们可要多玩玩了啊!」
  「诶诶,老王你看,这箱子里还有道具!」
  「真是个骚货,快快快,来搞来搞!」
  ……
  太阳升起,港区和这座临海小城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指挥官?指挥官!」
  几名身着便装的舰娘焦急地拨开正挤成一团,交头接耳的市民们,来到了这
列地铁中。
  「指挥官!指……」独角兽率先跑进车厢,一下子愣在原地。
  她看到,浑身沾满了腥臭浊液的弥塞拉被拷在车厢里,神情呆滞,双目无神。
  湿成一片的下身,震动棒还在「嗡嗡」响着。